必威体育比分-原创游戏网
菜单导航

从红白机玩到云游戏,游戏形态变迁史

作者: 原创游戏网 发布时间: 2019年10月01日 20:43:50

在伽马数据发布的《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》中指出,2018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共2144.4亿元(人民币,下同),用户规模达6.26亿人。

“30年前我母亲在游戏厅里抓我出来一顿痛打的时候,她一定不会想到,30年后,她儿子能玩出一份事业。”

——应书岭说这话时,38岁,任英雄互娱CEO。

“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逃课去游戏厅,我爸找来时给了我两耳光,硬拽着我回家。后来,我妈担心哪天又找不着我了,就给我买了游戏机,算是因祸得福吧。”

——王涵涵说这话时,40岁,任伽马数据项目总监、伽马数据产业新闻栏目副主编。

“那时的我们,十几岁出入游戏厅,《街霸》、《快打旋风》、《三国志》玩得滚瓜烂熟,成绩不好,老师不喜欢我们。”

——橙子说这话时,37岁,做独立游戏开发。

就是这一批30年前被父母们从游戏厅里抓出来痛打的少年,目睹了主机、街机、单机游戏的兴衰,见证了网络游戏的高歌猛进,经历了游戏行业从“不被理解”到“全民娱乐”的过程。

未来,他们或许还将见证VR、AR、云游戏的发展。

过去:街机/主机/单机

“我接触游戏很早,小学三年级,我爸的朋友带我去他开的游戏厅里玩。那会他退休,在东长春大街小学附近开了间游戏厅,刚好就在我们放学的路中间。”王涵涵描述那段少年时光时,语调上扬。他说,“从那以后,我每天放学都拿着零花钱跟朋友去游戏厅玩。那会,《超级马里奥》、《坦克大战》、《魂斗罗》特别有意思。”

王涵涵的小学时期,正处于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,这是游戏厅发展的巅峰时期。

那时,各大城市的大街小巷开始有零散的游戏厅。这些游戏厅大多由大街的店面,小街的小店甚至是自家的车库改造而成。厅里放几台或者十几台游戏机。很多时候,一群小朋友围着一台机器相互指挥,相互斗气,争得面红耳赤。

从红白机玩到云游戏,游戏形态变迁史

当时,小学、初中的学生党、不学无术的小混混,来游戏厅里逮人的老师和学生家长,组成了游戏厅的人群画像。游戏厅内时不时会上演父母痛打小孩的戏码。

王涵涵也在游戏厅里挨过揍。不过,正因为这顿揍,王涵涵有了自己的第一台红白游戏机。“游戏厅里人员复杂,我妈总担心找不着我,所以托了她的朋友从深圳给我带了一台红白游戏机,杂牌的,有两个手柄一个卡带,卡带是几百个游戏合一的,挺贵的。”

王涵涵所说的红白机,源于1983年任天堂发售的第一台Famicom。该游戏机在80年代末进入中国大陆后受到广大青少年的喜爱。由于需求较大,大陆一些仿照任天堂红白机游戏机的品牌相继诞生,其中最为知名的是1987年中山市小霸王公司量产的基于任天堂8位机系统的游戏主机“小霸王”。该游戏机在中国大陆颇为流行,小霸王官方数据显示:1994年,小霸王的市场占有率一度接近80%;至1999年,小霸王的累计销售量已达到2000万台。

“初中的时候,成龙代言的小霸王学习机广告铺天盖地,很多父母会给孩子买,主要是练习键盘按键、五笔、拼音,还有一些娱乐小游戏。当时我们都把他当游戏机用。”王涵涵称。

小霸王电脑学习机诞生时,正值家用电脑发展的“风口”。当时,“学电脑从娃娃抓起”的观念深入人心。当时,世界范围内家用电脑也在普及,学电脑成为热潮。除小霸王外,中国各大地区相继诞生了诸如“小教授一号”、“小神通”、“中华学习机”等山寨Apple II的个人电脑。

得益于这些个人电脑的流行,中国游戏产业开始加速发展。1986年到1993年,台湾的游戏厂商精讯、智冠、大宇、第三波等开始进入中国大陆,并推出了《大富翁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笑傲江湖》、《魔道子》等单机游戏。彼时,中国大陆自己的游戏还未萌芽。

直至1994年,北京金盘电子有限公司推出了大陆第一款自研发游戏《神鹰突击队》。此后,前导、目标软件、金山西山居等相继崛起,并在90年代中后期的游戏产业中扮演重要角色。“那时候,个人电脑开始普及,但还没有互联网,光盘单机游戏如前导的《赤壁》、大宇的《仙剑奇侠传》、西山居的《中关村启示录》等都很流行。”王涵涵说。

不过,1997年,中国单机游戏迎来了发展的转折点。

热门标签